Back to home
   
 
Search:
 
快訊推薦 Commend
站點導航 首頁 雨果快訊 內容正文
 
 
劉楚華:愔愔室的藝術世界
 
作者:劉楚華   發布日期:2019/6/22 18:41:07




劉楚華女士爲香港資深古琴音樂導師,兼授香港演藝學院及中文大學音樂系古琴課。曾師從泛川派蔡德允女士學琴,得已故廣陵派張子謙先生及浙派姚丙炎先生親爲指授,漸形成個人之琴風。

環境決定命運,在特定的歷史階段,個人難以超越時代洪流。然而,文化的長河不因短暫的曲折而截流。古琴的因子,遇到時代的間隙,自有逢生之處。蔡德允的藝術人生,是一個奇妙的實例。

老師經歷變亂,以詩書古琴安身立命。 據她的公子沈鑒治憶述,戰亂時代「日夜生活於恐懼之中,然操琴依舊。其後吾家歷經崎嶇,而家母始終心情淡泊、臨危不亂,蓋長年來以古琴音樂修心養性有以致之也」。重謙遜、惡宣揚、敬文士、遠商賈,終其一生,恪守道德,自律甚嚴。作為女性、文人,中年飄泊,從各方面看,都處身社會邊緣。她的生活圈子很小,但相過從的大都是學識和修養兼具的君子,迴避位高顯赫、附庸風雅之流。她所恪守的一套傳統價值,化成生命的智慧,故能保持安靜,豁達面對困境。以下是她1960年的詩作:

 雜詩 步草農師述懷六章原韻 (之四至之六)

「重來海上誤前因,冷暖人間似越秦。息影硯田臨蜀素,置身高閣鼓陽春。天涯不惜朱顏改,濁世肯教本性淪。縱使還鄉親已逝,誰憐長作嶺南人。」 

 「層峰崱屴隔天門,晻靄崦嵫夕照昏。懷土空飄衛女淚,撫琴長憶故人恩。半枯桃李因春發,垂冷心魂借酒溫。何日江幹同覓句,詩囊富埒萬山盆。」

 「一派江山似展屏,天南小島類孤亭。魚遊濠下非為餌,樓起雲中可摘星。上國衣冠淪海外,蠻陬禽鳥嬉郊坰。番番風信花開落,留得枝頭葉更青。」

 「不見潛龍知水深,沉沉雲氣冷難禁。未因歷劫拋殘籍,且喜浮家載古琴。終日勞形蠲妄想,萬般無我得天心。隨安莫漫驚風險,明月長為證古今。」 

 歷史際遇讓她偏安海角,無意之間,竟在被稱為「文化沙漠」的香港傳播古琴,從零創造有,香港音樂發展史上應記大功。她的學問道德,為傳統琴道之歷劫不衰作了明証,近代琴學史上亦應佔一席。最幸運者莫過於她的門生,不在能學操曲幾首,而是在時代偶然的安排下,遇上一個活潑潑的琴人典範,體會到「海上成連」絕非紙上虛談,而是生動真實的薪傳故事。

 

1)    結構牢固

 老師1950年到達香港,身無長物,僅舊琴一張。後半生長達五十年歲月,足不出戶,縮居重樓。在詩人所說的「浮家」,築造一個圓美自足的文人藝術天地。「愔愔室」並非憑空構造,而是按照傳統藍圖重建的精神故園。讀早期作品,可知她對古琴的珍視和識見,在中年以前已經奠定。

 減字木蘭花

雲飛何處,簾捲月明香一縷。不語青山,閱盡興亡態自閒。采來紅豆,粒粒分明藏錦繡。古調同珍,聽去聲聲憶故人。

 陌上花  新得古琴名萬壑松風宜可珍惜但學琴之初惟虎嘯是親撫弄之際不無偏愛念人生朝露壽不及物喜之愈深捨之愈難感而賦

簾垂夜永,爐煙裊燧,輕籠琴畔,指底聲聲,宛轉暗浮香軟。堪憐默契頻年意,會得此情深淺。記風霜共耐,征輪同渡,(筆者按:日軍佔港期蔡老師攜琴返滬)知音遙綰。  奈浮生剎那,歡娛如夢,萬事終成空幻。物我因緣,悟澈聚還成散。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問天涯近遠,只秋高氣爽,荻花楓葉,逗人長嘆。

 賣花聲 老師於宋詞而外復以所藏琴書足樂圖章一枚及名筆二枝見貺並繫賣花聲詞再賦致謝

文彩自風流,應有千秋,瀟湘雲水指能收。祗覺宮牆高數仞,學步難周。  割愛意難酬,貺厚情稠。琴書足樂復何求。江管喜分才子慧,慚愧銀鉤。

 

老師原居上海,詩禮家學,得舊道德薰陶,讀教會名校,受新知識洗禮。這位匯通中西的現代女性,在戰亂的日子中選擇了古琴。敏感詩人從古琴歷久不衰,體會到歷史興亡不過永恆中的片刻。深厚的文化傳統,助她修己自強,豁達地超越時代的不安。古琴完全自足的主體精神,讓她肯定自我、珍惜人生。由此可以理解,何以蔡老師的藝術意志,不為中年流徙而稍許消磨,且歷久彌堅。有謂「士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傳統藝術重視倫理人生,足以安身立命。這套文人藝術觀,在上世紀初已不合時宜,與1949年後新社會的審美理念不諧,後來被批判為封建糟粕。奧妙在古琴生命力特強,容有一脈單傳,足以在海角延伸。

 對於移民藝術家,必要適應新的生存環境,現實際遇不由自主,唯一可以自我支配的是精神意志。琴人依靠自身的知識學養、師承與人生歷練,加上過人天賦和不懈努力,藝術創造更上一層。老師建構的愔愔室:道德為本、琴為主軸、融化了翰墨詩書的藝術世界,一座結構精密、牢不可破的精神壁壘。

 老師的藝術生命,和同代海外琴人命運相若,在兩岸歷史風光下,意義更見深刻。同齡琴家在八、九十年代相繼凋零,她以非凡的生命靱力,穩步跨越世紀。一種幾被時代遺忘的價值系統,由她一個人再續二十年。她與生徒莫逆,相交數十年,平常相處,慈祥可親,風度溫雅,而固守原則,重視薪傳。教學嚴肅,從無高論,只以身教。1998年,老師九十九歲,經弟子極力請求下,陸續發表愔愔室的錄音、詩詞稿及琴譜。

 

2) 感情蘊藉

老師常說,彈琴要多讀書學寫字。

中國傳統文化的特質是:整體思維,長於歸納,觸類旁通。文人藝術體現天人相通、物我為一、儒道混融等觀念,特點在強於統合。嵇康、王維、蘇軾、沈括等古代琴人,莫不集琴詩書畫科學於一身,古琴音樂與書畫、哲學、詩歌文學的關係尤其密切,離開這些人文修養,藝術創造就顯單薄貧乏,難上高峯。可見近代學制將傳統音樂分科獨立,造成音樂家技術精湛而缺乏氣韻的通病,是有嚴肅文化根源的。

 詩人的敏銳,見於她對曲題的獨到理解。

梅庵琴譜為近代流行最廣用譜,喜移植民間曲調,節奏明快,旋律悅耳,適合入門。愔愔室琴譜卷一至卷二,選入多首梅庵曲目,惟不一全依原來題解。以「長門怨」為例,梅庵琴譜作如是解:

「蓋女子被壓迫之呼聲,起首以索鈴狀環珮玎璫之聲緩步而出……全曲多表示女子步行之聲……第五段中且有頓足長嘆之聲……

極寫女性體態。大抵嫌其淺露,過於具象,反而限制音樂想像,故棄而不用。愔愔室在譜字旁附沈草農詞,其第一段詞如下:

「深院靜落花多,愁裏又春過,火照西宮知夜飲,別殿正笙歌。」

與原譜題解差別在於投入女性主體心理,聯想細緻,如此文學意象上的會通,更貼合長門本事。老師此曲演繹細膩,節奏旋律框架大同,而與梅庵派之粗獷大別。其他鍾愛琴曲如「瀟湘水雲」、「胡笳十八拍」, 亦激情內歛,每於曲情段落起叠,融化飽滿的文學思緒。總之,情感含蓄蘊藉,洋溢詩歌意味,展現詩人琴家的優秀品質。

愔愔室琴譜是自選譜,也是教學譜,編次由淺入深。初階曲目錄附基本提示,說明不算多,進階曲目文字漸少。例如卷三,瀟湘水雲十三段,曲末錄十一個分段小標題,又按曰:「各譜分段不同,操之純熟,自然心領神會,得其意境」。大概,音樂理解不宜過份膠著,意恐學者固執文字也。

老師常彈曲目:長門怨、平沙落雁、漁樵問題、水仙操、龍翔操、瀟湘水雲、陽春、胡笳十八拍。晚年亦愛慨古引、陽關三疊等小品,吟玩琴歌詞意。

 

 3)    風格個性鮮明

老師一生操練極勤。七、八十歲時,授課示範,完美精熟。平日雅集,隨便拈出多首大曲,與十多個學生輪番齊奏,難不倒她,情況維持至九十多歲。其後,因肩關節退化,疼痛不彈,而記憶不衰。一百歲後,愛聽學生彈奏,閉目默想,一邊虛擬指法動作。演繹琴曲風格,個性鮮明,其中構成元素不一,限於識力學養,僅舉一、兩點以說明。

 

圓活靈動

老師肩臂腕指,全體輕鬆,協調敏捷,左右運勁均節節貫串。一雙美手,掌心不算小,指關節活動幅度特寛。琴容端肅,風度優雅,左右操弄直如琴書所說的「雙鸞對舞」,對於上課的學生,單是觀看老師的琴容與運指,已是無上的審美享受。

喜用絲弦,晚年定調稍低,一則由於「虎嘯」蒼鬆,低調較能發散深沉悠遠音色,二則兩手可以隨心所欲。左手尤其圓活,取音與滑音變化萬千,構成動感獨特的線條效果。

左手按弦運指,靜則蓄勢固守,發則圓活機動。比方「綽注」,下指取音時的速度、力度多端,做成不同層次的潤飾變化。某些按音指勢異常活潑,彷彿在徽位上極速盤旋然後立定,婀娜多姿,類似戲曲字腔出口,初聽去,有取音遊移不穩的錯覺,自成風格,不容易學。老師吳興人,喜崑曲,能簫笛,自然地將方言調感與曲唱的腔感融入音素之中。出音後的餘韻變化亦然,逗、喚、飛吟之類,每見婉轉多姿的過腔,或抛物型的行腔韻味。樂句和段落的起伏、頓挫、氣息等亦有崑曲的歌唱感。筆者在學琴十多年後,再學崑曲才得此體會。

 

跳脫自由

節奏活潑,板速自由,千變萬化。琴曲通常以散板起,入拍後逐漸平均加速,末段自然入慢,散板結束。老師彈一些節奏整齊的曲子,如普庵咒、梅花三弄,相對平穩。多數情況喜歡在一曲之內作細緻處理。

例如「長門怨」。吳景畧先生(四分鐘),節奏明快,全曲以舞蹈性韻律進行。蔡老師彈,首段慢起漸進,在第四段緊湊高潮之後,五段轉速放慢,入六段節奏穩定,尾聲散收。對比而言,吳先生是均速快彈,查阜西的(5分鐘)均速慢彈。蔡老師(359秒)是跌宕快彈,婉轉纒綿、哀而不怨的文學化處理。 

「秋江夜泊」前三段節奏均勻搖曳,第四段一變,整段散拍迴蕩,婉轉連綿,再入尾聲。裴介卿本「平沙落雁」及沈草農傳「水仙操」,二曲結束前的泛音段,起句稍為跳躍跌蕩前衝,後再散拍慢收。

大曲如「瀟湘水雲」全長1003 秒,在四段和六段的開首轉快,隨後的五、七兩段「滾拂」則回穩,其後自然加速發展,至十段又以「跌宕緩」起,十一段則有縈迴不去、重復再三之意,延至十三段才收音。

「龍翔操」(417秒)全曲無定板,如自由散文詩體,奔放處若天馬行空,疾速如快駒過隙、稍縱即逝。此曲蔡老師1949年之前在上海隨張子謙(442秒)學習,其後化成個人風格,盡去揚州方言的稜角,綫條圓渾,盤旋宛轉。有些造句生動跳脫,寛處比張老的緩和,緊處比張老的湊密,忽然躍動、若隱若現,化張老的蒼海老龍為活現矯龍。

 

遒媚勁健

  愔愔室諸曲處理,隨著情緒高低而有細緻變化,抑揚起落、開闔收放之間,瀟灑有致。綫條流暢,柔中帶勁,而結構嚴謹,一氣貫穿。一如她的書法,飄如遊雲、矯若驚龍。龍翔操之類節奏自由奔放的曲目,更能體現活潑寫意的行書氣韻。「瀟湘水雲」、「胡笳十八拍」,則最能寄託琴人半世紀的鄉愁。

       愔愔室琴風,可借用王羲之書法「遒媚勁健」來概括,灑脫自在,激情內蓄,外柔內剛。詩、書與古琴渾同一體,氣質脫俗超然,散發柔靱堅強的生命活力,來自天賦性情、道德學養與歲月的歷練,無人學得。

      節錄自劉楚華論文《海角琴壇六十年 - 兼述蔡德允古琴藝術》